永利皇宫 > 中小学教育 > 杭州踩刹车保证教育公平,用钱择校比拼关系公

原标题:杭州踩刹车保证教育公平,用钱择校比拼关系公

浏览次数:78 时间:2019-05-23

民间关于择校乱象的种种说法也得到了教育部门的官方印证。浙江省教育厅有官员告诉记者,在瑞安、乐清、义乌等择校乱收费“重灾区”,个别名校不划学区,学生全都是择校生,甚至有的学校把桌子与验钞机放在校门口直接收钱。

为此,浙江省教育厅2012年全面推行公办初中小学“阳光招生”,考虑到政策的推行难度,目标定为“把择校率降到5%以内,或者大幅下降”。蒋锋透露,杭州市教育局在内部讨论时,有人曾提出想保留5%的择校空间,“但一般老百姓也享受不到这些名额。不如一刀切,一个不留。”记者发现,杭州提出“零择校”,其底气是此前已力推名校集团化等举措,使教育资源分配实现了相对均衡。据介绍,到2011年全市优质义务教育覆盖面超过75%,有些区超过了95%。

同时,实施“零择校”后,一些地方与干部也有意见。原来与兄弟部门沟通、争取支持时,可以帮助安排个把学生进入名校。现在没有啥资源可以交换,心里难免有些失落感。据说,一位教育部门领导的家属问他:“你是不是在工作中得罪人了,现在家里电话好长时间都没响了。”

禁了公办“择校”民办“择校”大热

杭州二中校长叶翠微表示,浙江“零择校”制度在摆脱世俗化,向教育的原点回归,但是,这个过程有风险。

“治理择校乱象不能光靠‘末端治理’。”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说,“治本”之举包括:一是努力增加教育投入,义务教育法定支出不留缺口。二是加强薄弱学校建设,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。三是扶持发展一批民办学校,满足群众多样性教育选择。四是将优质高中招生名额合理分配,让各个初中学生有公平选择机会。据悉,为了让“零择校”落到实处,杭州教育部门表示将接受社会监督。如发现与择校相关的变相乱收费,要依法依规追究责任。 新华社记者 余靖静(据新华社杭州4月19日电)

大家之所以对金孜红格外关照,都是冲着他的身份——义乌市中心城区一所具有百年历史的名校校长,这所学校一年级开设4个班,最多160个学位,可每年报名的适龄孩子有1000多人。

杭州一所公办“名校”校长坦言,为了保证“小班化教学”,学校不得不扩充班级数量。公办学校本就该服务于附近居民,递来的那些择校“条子”有违教育公平,但学校要服从相关部门管理。当地教育部门一些工作人员也抱怨,在来“拉关系、递条子”的家长中,有些人还要求择老师,择座位,简直“择无止境”。蒋锋表示,从前由于教育缺钱等原因,择校被默认;如今实行绩效工资,各县区对教育投入逐年加大,完全可以关闭这条通道。

比起凭关系择校,用钱择校更公平吗

浙江省社科院研究员杨建华说,只有做到教育资源配置的公平,硬件软件的公平,“零择校”才是理智,而不是强制的。西湖区教育局教育科科长陈为民认为,杭州推行公办初中小学“零择校”,背后有教育资源配置相对均衡的现实支撑。但也要看到,只有家长们的择校意愿下降了,“择校热”才能真正降温。

教育摆脱“世俗化”面临不小风险

4月14日是“零择校”政策出台后的首次民办小学招生时间,杭州教育部门曾预估,因为公办关闭“择校”通道,民办报名可能“水涨船高”。多所学校创招录比新高,有的学校甚至接近13∶1。杭州长江实验小学接受报名始自14日8点半,但早上5点就有家长来排队。校长娄屹兰告诉记者,学校首次从大学请了“外援”来做面试官,并准备多套测试题供现场抽取。现场一位带儿子来面试的父亲说,公办“名校”的最大优势在于好生源,有能力“择校”的孩子多来自环境好、重视教育的家庭。“零择校”后这个优势就没了。另一位母亲说,听说民办小学的“名校”有些名额能直升高一级“名校”。虽说公办免费,民办学校的费用一学期在五千元左右,但“上好学校”最重要。

西湖区保俶塔实验学校曾是浙江省直机关子弟学校,2012年浙江省某秘书处从浙南地区调来一个干部,其孩子要择保俶塔实验学校,后被该校依据“零择校”制度建议到住房所在地的学校就读。

永利皇宫 ,“强制不择校”何时变成“理智不择校”?

“‘零择校’政策不光要让老百姓家喻户晓,更要送进机关大院,让当官的尤其是主要领导知道现在一些事情不能做了。”杭州市上城区教育局义务教育科科长曹婕说。

杭州市最近宣布,公办义务教育完全按学区招生,即实现“零择校”目标,当地市民称之为“史上最严格的择校限制令”,引发广泛关注。杭州提出“零择校”底气何来?新政会带来什么冲击?围绕一系列疑问,记者追踪调查。

“过去教育行政部门对此不愿意主动改革,主要是教育系统资源相对贫乏,为了争取资源与部门利益不惜牺牲老百姓的利益,破坏教育的公正公平。”刘希平说,“‘零择校’对于保障群众利益与教育公平来说是一项‘加分’制度,但对于个别领导干部来说肯定是一个‘丢选票’的改革举措。不过,在各级领导尤其是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支持下,浙江教育的砝码倾斜到了老百姓这边。

择校成了“拼家长”杭州首踩“刹车”

谈及以往的“风光”生活,金孜红说:“真的比教育局长还要牛,市委书记、市长经常找,市政府职能部门一把手更不在话下。亲戚多,朋友多,电话多,饭局多,诱惑多,甚至有人把一大摞钱放在办公室里。”

蒋锋担忧地表示,“考试效应”极有可能传递到学前教育,导致“幼儿园教育小学化”,不“拼家长”,改拼“早教”。民办学校杭州大关小学以艺术特长培养见长,今年实际招录比超过10∶1。校长金英表示,学校不想对外传递“招生”即“考试”的信号,学校关注报名孩子对音准、节奏等方面的“天赋”,但不是考察技能,否则幼儿园小朋友又要受苦了。

就在各路关系挤破脑袋都想进去的保俶塔实验学校,一年级就有6名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被调剂进来。该校校长陈竹根说,取消择校、杜绝钱权等非正常因素的运作,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,保护了一大批校长。否则,围绕择校生而来的各路“神仙”根本得罪不起。

一些家长坦言,可以预见,杭州关闭公办“择校”通道后,购买学区房将成为更大热点。杭州多位教育部门工作人员认为,与“特权择校”相比,通过购买学区房择校是一种进步,因为其用市场化手段,避免了权钱交易和暗箱操作,但也容易变成金钱比拼游戏,变成另一种不公平。

督导检查组是在科学扎实调查基础上得出上述结论的。据透露,检查组分11个小组,随机抽查学校216所,其中小学107所、初中75所、九年一贯制学校34所;召开人大[微博]代表、政协委员、校长、教师、家长[微博]座谈会143场;发放满意度调查问卷17327份,回收有效问卷17306份。

今年公办学校还未招生,“零择校”新政尚待检验。记者近日从杭州15所民办小学招生火爆现场看,这一新政还没让家长放下精神重压。

因为不断有择校乱收费问题被曝光,老百姓意见极大,浙江省下决心根治“择校”。

分享到:

“实验学校、重点学校存在的择校乱象,与义务教育阶段公正公平及就近入学的原则相违背,同时变相地从老百姓口袋中掏钱,把义务教育变成了一种强制性收费教育。”浙江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说。

“老百姓最不满的就是以权择校、以钱择校。”杭州市教育局初等教育处处长蒋锋说,公办小学和初中“择校”,一直被称为阻碍教育公平的“顽疾”,而择校的根源是教育资源不均衡。据介绍,在杭州拿到一个公办“择校”名额,“标准价”是小学2.5万元、九年制学校3.5万元。但光出钱没用,关键得托关系。

“全市一年的‘借读费’就是上亿元。”义乌市教育局副局长葛晓明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,“禁止择校制度建立之前,名校紧缺教育资源的分配往往是看门路与背景。”

在浙江省教育厅青年干部座谈会上,大家不约而同地向厅领导提出,能不能照顾子女的读书问题。厅主要领导说,“教育厅干部没有特权,一是向社会的承诺自己首先做到,二是有责任把每所学校办好。”

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中小学教育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杭州踩刹车保证教育公平,用钱择校比拼关系公

关键词: 永利皇宫

上一篇:永利皇宫家长叹只能拼爹,北京名校招生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