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皇宫 > 国际学校 > 折射大学尴尬,怪才选拔以后如何培养

原标题:折射大学尴尬,怪才选拔以后如何培养

浏览次数:86 时间:2019-11-28

大学在计划招收“偏才、怪才”的时候,是不是为他们的培养作好了准备?如果要把培养落到实处,就需要制定个性化的培养方案。专家认为,在健全的培养机制下,钻研、实干的学生才能最终成功。当黄蛉决定用甲骨文、金文等古文字写出一篇高考作文时,他已认准要用超常规的“出牌方式”,为自己的求学之路下一把赌注。在2009年的高考中,黄蛉赌赢了。凭借古文字,未能达到大学本科录取分数线的他,被四川大学锦城学院(三本)破格录取,成为名噪一时的“甲骨文达人”。两年之后,已经大三的黄蛉没有料到,这场赌局非但没有结束,反倒上演了戏剧性的一幕。11月2日,四川大学锦城学院官方网站发布新闻称,由锦城学院和四川大学联合培养的甲骨文考生黄蛉(2009级汉语言专业),“目前已经转入四川大学继续深造”。由此,黄蛉实现了从三本到一本的“两级跳”。然而,仅时隔3天后的11月5日,有媒体报道,四川大学返聘教授、专门负责指导黄蛉的古文字专家何崝,已向学校提交辞呈,表示不愿再指导黄蛉,原因是“这个学生有些浮夸,靠不住”。有评论认为,“甲骨文考生”风波再起,应当引起高校对“偏才、怪才”进行遴选和培养的深刻反思。谁是“偏才、怪才”?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张亚群在一篇论文中指出:在大众传媒和学术界,多以当年钱 书、吴晗、臧克家被名校破格录取为典型,对比当今统一招考在选拔“偏才、怪才”方面的功能缺失。2003年,我国启动实施高校自主招生的人才选拔制度改革,此举被认为是给“偏才、怪才”打开了升入名校大门的机会。然而,正如张亚群所言,大学是否应录取“偏才、怪才”以及怎样录取,是困扰当今大学自主招考的热点问题。前不久,各高校先后推出自主招生新政,其中不乏被看做是专门为招收“偏才、怪才”而设的选拔计划。何谓“偏才、怪才”?在招生政策中,清华大学将“拔尖计划”表述为主要面向具有学术理想和潜质,在某一方面有突出才华并取得一定成果的应届高中毕业生。中国人民大学“校长直通车计划”则称,主要在自主选拔录取过程中,招收各地区拔尖中学综合素质高或具有某方面特长、且具有人民大学相关学科培养潜质的应届高中毕业生。2009年,四川大学推出“双特生培养计划”,专门培养在某一学科领域有特殊兴趣、爱好和特殊专长、潜质的人才。华中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张应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高校在自主招生中有招收特殊人才的需求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,将具有特别专长和潜能的学生一律形容为“偏才”和“怪才”,这一“通俗说法”会对公众产生误导。顶尖大学对于“偏才、怪才”的看法也并不完全一致。2011年自主招生期间,北京大学招生负责人就曾表示并不鼓励招收“偏才、怪才”,原因之一就是“偏才、怪才”难以准确界定。“我们原来说的偏才、怪才,是在基础教育不很发达的情况下,有的学生某一门课特别强。”在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看来,如今所谓的“偏才、怪才”,则应当是“在全面发展的同时,有一门课特别突出,超出了同龄人,甚至达到了准专业水平”。“在保证九年义务教育的情况下,他还说自己别的课都不行,就一门课很强。这就有点值得怀疑了。”程方平同时提醒,如果学生仅见长于一个特别专业领域,其发展也不见得能成大器,因此对于“偏才、怪才”一定要慎重。“偏才、怪才”的选拔之路自主招生的目的,在于改变统一的招生标准,满足高校特殊的个性化需求。在张应强看来,若高校只是通过自主招生来实现招收“偏才、怪才”,这种倾向就“值得商榷了”。“高校不排斥偏才怪才,利用自主招生机制发挥学校选择权,这是可以的。”张应强同时强调,学校在获得自主招生权以后,首先应当承担起社会对招生公平的基本诉求,要用好手中的权力。对于“偏才、怪才”而言,这一公平性正体现于“学校是否能够准确判断,此人是否真的具备特殊才能?是否真的具有培养潜质?”张应强说,光靠“偏”和“怪”,自然不能判断其是否有“才”。程方平则表示,就算是招收“偏才、怪才”,也得有硬性标准,也得设置基本的底线。“一看这个学生超出常规,马上就认为他是人才,这就有些滑稽了。”他认为,一个人才所打下的坚实基础,是通过相关学科专业的学习,砥砺而成。事实上,高校在选拔特殊人才时,也制定了各自的评价办法,有些还甚为严格。作为“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”的试点高校之一,浙江大学特别开设“求是科学班”。浙江大学教学研究处副处长、特殊培养办公室主任唐晓武介绍,“求是科学班”在今年进行人才选拔时,建立了5轮综合评价选才办法,考生须参加2轮笔试和3轮面试。唐晓武说,如此严格的选才过程,目的是避免高水平“偏才、怪才”的流失,同时避免具有严重心理疾病学生的录用。人才“培养特区”里的未来大师?为回应“钱学森之问”,教育部联合中组部、财政部于2009年启动“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验计划”,在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计算机和生物共5个学科率先试点,力求在创新性人才培养方面有所突破。随后,参与该计划项目的多所顶尖高校,纷纷开设“拔尖班”、“实验班”探索拔尖人才的特殊培养,由此形成各种“人才培养特区”。某高校“拔尖计划”项目负责人表示,开设此类班级,就是要培养将来能拿诺贝尔奖、菲尔茨奖、图灵奖的人才,因此要招收“偏才、怪才”。“大学在计划招收‘偏才、怪才’的时候,是不是为他们的培养作好了准备?”张应强认为这值得拷问。“把培养落到实处,就需要制定个性化的培养方案。”记者了解到,对于特殊人才的培养,各所大学也都在探索实施个性化的培养模式,较常见的是为其配以专门导师。对于建立“人才培养特区”这一做法,张应强则表示,作为制定培养方案、确定培养目标、开展特殊教育计划的小范围探索,这无可厚非。然而他同时认为,一流的顶尖大学长期设立特殊培养机构并不可取。“作为顶尖大学,整个的本科教学都应该把培养拔尖创新人才作为目标。”张应强说,“选拔度非常高的精英大学,还要设置专门机构进行拔尖培养,我认为是本科教育指导思想的偏误。”对此,程方平同样认为,改善培养方式、提升整体教育质量才是当务之急。“我们的大学不是为一两个偏才、怪才而办的。统招进来的学生中,也有很多特别的拔尖人才。”他认为,在健全的培养机制下,钻研、实干的学生才能最终成功。(2011-11-22)

“偏才怪才”培养出来却难有着落不少高校“不愿招”

“甲骨文考生”折射大学尴尬

凭借甲骨文,“2009年最牛高考(微博)作文”的缔造者黄蛉被四川大学锦城学院破格录取。两年内他又实现“两级跳”,得以在四川大学接受“一对一”教学。然而,近日,四川大学返聘回校专门负责“一对一”指导黄蛉的老教授何崝向学校递交了辞呈,表示不愿教他了。对此,21世纪教育研究院(微博)副院长、上海交通大学(微博)教授熊丙奇(微博)认为,一个学生的命运居然由一名导师的去留决定,这不仅是黄蛉的尴尬,更是大学的尴尬。

因“浮夸”被拒教

据媒体报道,何崝教授之所以不愿意再教黄蛉,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学生“有些浮夸,靠不住”。他称,经过两年的精心培养,黄蛉在古文字方面的研究水平并不如意,“他的学习情况并不理想,在甲骨文方面也没有多大造诣。”

后续培养无着落?

“既然‘找一个中学生培养他一两个月,基本上就可以认识上千个甲骨文了’,川大当初为何会这么看中黄蛉,让其连续破格,实现‘两级跳’?这名教授已经指导黄蛉两年了,如果他确实不是这块料,为何坚持到现在?”熊丙奇表示,从目前的消息分析,四川大学在录取黄蛉时并没有充分考虑,学校并没有充足的师资力量、办学条件来接纳这名学生,不然怎么靠一名返聘老教授来实行“一对一”教学,以至于这名教授不干,这名学生的未来就没了着落。

熊丙奇说,抛开对这名学生真实水平的深入考察问题,这反映出川大在录取这名“怪才”时的急功近利,为了追逐当初的社会热点,炒作新闻,而不顾基本的办学规律。而这种情况在我国大学的办学中极为普遍。

“怪才”成了烫手山芋?

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于国际学校,转载请注明出处:折射大学尴尬,怪才选拔以后如何培养

关键词: 永利皇宫

上一篇:【永利402com官方网站】浙大创办国内首家网络大

下一篇:没有了